九月是歌

十二个月份里面我最怕九月。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我在九月里倒霉事会一个接一个。除了父母和少数朋友,其他所有人会在九月变得都不那么美好。
九月里面只有一天会要我觉得有一点点惊喜,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但是这一点点可以被感动的元素仿佛又是九月魔咒的一个开端。换句话说,从生日的12点敲响开始,世界就一下子变暗了。
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九月魔咒。
因为他们会说我的心态不对,虽然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可是我不愿意他们直接说出来。
昨天心情超级坏,本来是不该如此的,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抱着无所谓的心情。当时我只是在感叹一个人出门在外连个依靠都没有真是太难。然后我跟室友打电话,说着说着,过去的,现在的,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全部被闷热的空气挤出来,眼泪鼻涕跟着一起流。一个人在胭脂路上走,一边打电话一边哭,那个时候我多么像一个失恋调控不好情绪的笨蛋,有放了学的小孩子好奇的看我,然后被妈妈拉走。我想迷路,但是胭脂路直直的,这边是昙华林,那边是民主路。多年的习惯致使我无意识地在努力的记住这条路以及周围的店子。
到了武昌路,想转个弯,然后去大桥上看看长江,我坚信看看开阔的景色会要我觉得比较朗然。但是已经五点五十,七点五十还要去图书馆值班。两个小时只够等到公交让我回去。
挤到公交的后一秒钟外面下起了大雨,我明白自己该庆幸老天待我不薄。
下车之后雨停了,我在七点四十八分达到图书馆,其实,以我当时的情绪,就算迟到,我也无所谓的。
本该复习计算机二级。但是看到窗体之后就再也看不进去。到处都是闷热的,汗一直在流,纸几乎用完。和一封一边抱怨一边在微信里面看文,想打电话,但是不知道打给谁。
九点钟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收拾书本回寝室。大家一切如常,尴尬的是我,下午在电话里哭她们都知道,然而我哭的理由又是那么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所有事情做完之后去天台上吹风,下过雨之后的八楼仍然闷热,索性吹风便改成了看月亮。中秋节已过,但是月亮还是圆的。云朵被风推着从月亮旁边悄悄经过。还在和一封聊天。我也不知道我们是去年什么时候认识的,甚至不记得通过的群的名字。只是这一年我们一直很聊的来,没有见过面,又像是老朋友。
末了我准备回去下楼梯的时候,他说,我爱你。
这三个字让我琢磨了一会,最终我决定无论他是不是安慰或者玩笑或者真的是表白都要忽略它。
于是我说,我回来了。谢谢你。
从天台回来觉得好了很多,于是和室友说了些笑话,就安安静静睡了。
今天直接跳过医生那一道程序直接去办了证明,去找老师的时候很多人在办理实习证明和出国手续,大家很忙。但是老师和蔼。
有些事情只是想说出来,放在心里面什么事情豆做不下去。这个文写的很差。我只是想说出来。
后面的事情我知道会一个接一个的来。九月注定要过去,是悲是喜,这首歌也必须是我一个人唱完。

评论
热度(1)

© 瑾蓠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