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茶

如果暗恋也算作是恋爱的话,那么山茶长到这么大,也算是把初恋的空白填满了。


山茶的名字是妈给起的,山茶出生的时候,山里面开满了山茶花,山茶爸进城卖花去了,几乎不识字的妈自己做主意给小姑娘取名,陈山茶。

山茶妈大半辈子住在山里,种茶叶,也种山茶花,花开了就去城里卖,余下的山茶等着结果子留种。

山茶是家里第三个考上大学的,大舅家表姐和大伯家堂哥今年双双大二,都在省城,山茶则考去的北方,山茶填志愿的时候想,去北方,去看看不长草的山。

结果山茶去的北方,山上不仅长草,还长迎客松,有的山上有道士,有的山上有和尚,冬天书树上的叶子会落下来只剩下灰色的树干,雪落在马路上被车轧实,车子开的慢,人也走一步滑两步,北风呼呼的刮,刮进脖子里。但是山茶没有见过雪也没有用过暖气,雪的颜色比山茶花的颜色还漂亮,暖气房一进热乎乎的,所以北方的冬天在山茶眼里是可爱的,暖人的。


山茶在去大学第一天报道的时候碰到她的初恋。


山茶之所以17年来一直没有初恋,是因为她从小学到初中,所有的同学放了学都要帮父母干活的,活总是干不完,大家没时间一起互相了解。高中去了市区重点高中,山茶自觉比别人落后一大截,就啥也不敢想了。


山茶紧紧抓着新买的行李箱,背着大大的书包,手里拿着地图,抬头望高高的校门。

“同学,你是来报道的吗?”一个男孩碰碰山茶。

“嗯,是的。”山茶这才把头低下来,假装看地图——她不敢看这个男孩。

“那我送你去报名处吧,你是哪个学院的?”男孩说完就要去接山茶手里的行李箱,山茶把它抓的更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山茶记得临走的时候妈说要小心骗子。

“我是这个学校大四的,你看,这是我的学生卡,还是我带你去吧,你一个人,哪里都不熟悉,还拿着这么多行李跑多少冤枉路。”

山茶看看他的学生卡,医学院,陈轲。


“你叫什么名字?家乡在哪里?”

“陈山茶,云南。”

“医学院什么专业?”

“临床医学”

“哇,我是你直系师兄耶,我也临床,你也是八年?”

“嗯。”

“就你一个人来上大学,爸爸妈妈没来送?”

“嗯。”

陈轲问东问西,山茶就嗯嗯啊啊回过去,她着实不知道除了还好回答问题之外还能说些什么。


“我们学院就在这里了,你去报道,我给你看行李然后带你去宿舍。”

“谢谢你。”山茶此时已经对陈轲充满了信任。

“谢什么,帮师妹,应该的。”


到宿舍之后,山茶从大书包里面掏出一包茶叶,双手递给陈轲:“师兄,送给你,这是我们家自己种的茶,今天谢谢你!”

“不用啦不用啦,我也就是来凑个新生开学的热闹,帮帮你们应该的。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哈,有事情再找我。”

山茶递出去的双手慢慢落下来,山茶笑了。

陈轲笑呵呵地转身离开了。


陈轲出了女宿门打算继续去接新生继续接新生,猛然一拍脑袋——还有事找他呢,自己连个电话都没有留给人家。也罢了,反正是直系,早晚要遇到。


军训才开始几天,山茶宿舍里四个姑娘好的几乎像一人,干什么都一起。大家都喜欢山茶家的茶,说有股淡淡的山茶花香。

这天晚训的时候教官们临时去开会,于是班里每个人就各自开起了小会,山茶宿舍的四个姑娘坐在一块,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恋爱。山茶宿舍四个人都没有男朋友。

这几天山茶跟她们在一起慢慢的活泼起来,也不那么怕羞了,不过碰到恋爱这样的词汇,山茶确实是没了话,就听着她们三个眉飞色舞地讲自己暗恋或者曾经确定关系的恋爱史。

“唉?山茶,你过去有没有男朋友?”住对床的敏歌问她。

山茶赶紧摇摇头。

“连个喜欢的人也没有?”敏歌不甘心,继续追问。

山茶又摇头。

“喜欢你的呢?”

山茶再次摇头。


晚上山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在想敏歌的话“连个喜欢的人也没有?”

陈轲的脸在山茶脑子里一划而过。

山茶脸一下子红了,还好是晚上,大家都睡了每人看见。


第二天山茶早早醒了,她一边刷牙一边看楼下香樟树边上的空长椅,陈轲的影子又来了,他坐在长椅上,抬头看着她跟她招手。

山茶吓一跳,牙刷叼在嘴里,用手使劲揉揉眼,椅子还是空的,没有人。

早饭之后,山茶突然明白,她喜欢陈轲。

这样的喜欢算不上一见钟情吧,第一眼见到他我还不相信他呢。

山茶不喜欢一见钟情,开头固然美好,结局都惨兮兮的。


军训结束,十一放假也结束了。山茶夜夜睡前要想一会陈轲,但是她没有见他的想法,她觉得这样安安静静喜欢谁也不打扰谁挺好。其实她心理面还有有一个小小的希望——有一天她早晨起来望向窗外的时候陈轲真的在长椅上坐着笑眯眯跟她招招手。


敏歌恋爱了,她本就开朗,在军训的中秋晚会上又向大家展示了她能歌善舞的一面,打那以后每天总有那么几个男孩围着她转。敏歌从里面精挑细选,从里面挑了一个每天都围着她的——“就他最长久,专情靠得住。”

从此敏歌每天晚上去和那个男孩一起上自习,原来的四人组成了三人组。

男孩每天早上拿着早餐准时站在女宿下面等敏歌。星期天跟着敏歌要么去自习,要么去玩,每次玩了回来,敏歌都给其他三个姑娘带吃的,然后手舞足蹈地讲一天的见闻。


于是山茶在晚上想陈轲的时候,就开始想见到他了。同时希望也加了一条,陈轲每天拿着早饭坐在长椅上对她笑眯眯招手,邀请她一起出去玩。

刚开始这样想的时候,山茶骂自己没出息,为了早饭就把原来纯粹的喜欢破坏了。但是后来,每天想,夜夜想,山茶愈发地想见到陈轲。纯粹的恋爱什么的都不去想了。

学校这么大,纵然一个学院,只知道名字年级,能去哪里找呢。

山茶怪自己当初不留个陈轲的联系方式,人家不是说了有事情再找他嘛。

可是,陈轲不是也没主动留她联系方式吗?没准人家就这么一说,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

每次想到这里,山茶就不敢往下想了,她害怕陈轲把她忘记了。


山茶开始琢磨陈轲跟她说的每一句话。

“你一个人,哪里都不熟悉,还拿着这么多行李跑多少冤枉路。”

他看出她找不到路,他知道她行李重,这不是关心她是什么。

“哇,我是你直系师兄耶,我也临床。”

这是套近乎吧,这算不算对我有意思的一种暗示呢。

“就你一个人来上大学,爸爸妈妈没来送?”

父母都问了,肯定是喜欢我的吧。

还有还有,他不肯要我的茶,是不是在想让我给他送过去然后就可以再次见面了?

山茶越想越兴奋,整个人一下子亮堂起来了,山茶晚上都是笑着睡着的。


山茶开学的时候参加了学校的电视台,正好是媒体,趁着周末,她跑到电视台放各种记录的办公室把所有的新闻拿来一篇一篇翻看,视频太多了,不可能全部看完,她就去电视台的网站上用关键字搜索,把搜索到的肯能的结果一条一条用手机拍下来,回到寝室慢慢看。

她还专门申请去参观学院奖杯奖牌陈列室,一个一个挨着找过来。

山茶甚至利用校园三大媒体的碰头会议,斗着胆子问了老师。

山茶在找什么?当然是找陈轲,陈轲的大学记录,她一条都不想错过。当然她也不想错过他大学之前的,但是山茶能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找了几天下来,山茶只找到四条关于陈轲的记录。

1.大学第二年拿到学校二等奖学金;

2.大二运动会短跑全校第二名;

3.大三和导师一起写了论文得了全国三等奖;

4.陈轲,10级临床3班

不仅知道了他班级,还知道了他是个优秀的人呢。山茶暗喜。


半个月之后,山茶的兴奋慢慢退却了,她又开始琢磨陈轲跟她讲的话。

“你一个人,哪里都不熟悉,还拿着这么多行李跑多少冤枉路。”

“哇,我是你直系师兄耶,我也临床。”

“就你一个人来上大学,爸爸妈妈没来送?”

这些话,他是不是对每一个他接到的师妹都说?她们的回答肯定比自己的精彩多了。自己简直是个笨蛋。

那些女生,比自己更讨陈轲喜欢吧。

还有,她只找到四条记录,四,是不是就暗示着她和陈轲未来是死的,那天的相遇就已经把她们的缘分画上句号了。

山茶越想越怕,晚上觉也睡不好,她想哭,但是她哭不出来。她还是想见到陈轲,她不死心。

见见陈轲,哪怕一面也好啊。


山茶用各种办法找到了陈轲的宿舍地址。

犹豫了好几天,她还是带着一包茶叶上路了——总该有个见面理由吧。

“你找谁?”宿管靠着门问山茶。

“我找陈轲。”山茶说完,又急急补上一句:“临床3班的陈轲。”

“没电话?”

“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

“陈山茶。”

“你等着,我去给你叫。”

“谢谢您!”

山茶紧紧抓着茶叶,手心几乎渗出汗。

五分钟之后宿管就回来了:“陈轲不在,他们宿舍的说他出门去了。”

出门去了?和女朋友?还是,他根本就在宿舍里,不想见自己。

没道理,他见过山茶的时间不超过两小时,为什么不想见,那么最充分的理由应该是:

1.陪女朋友出去了。

2.在宿舍里,他不记得她了所以不想见。

山茶不愿再去想第三种第四种原因。


山茶知道即使这样自己也忘不了陈轲。于是山茶决定用好好学习去麻痹自己。早起,爬到天台上去背单词,雪花落进山茶脖子里,冰冰凉,没课的时候上自习,忙社团活动,晚上不到困到不行绝不停止工作——这样她就没有时间去想陈轲了。


元旦到了,虽然临近期末,学校仍然决定放假三天。

跨年的那个晚上宿舍三个姑娘,敏歌和男朋友决定去外面守夜跨年,1314的日子谁也不想错过。

不到十点钟,敏歌就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堆烟火,眼睛红红的。

“敏歌,怎么了?”三个姑娘一齐问。

敏歌眼泪一下子又掉下来了。

山茶连忙去准备热毛巾。

“我分手了。”敏歌拿着毛巾,努力把眼泪止住。

“什么!为什么啊?”

“我去找他一起去买烟火,烟火买完了,他就跟我说分手。他说他不想继续了,他累了,不管是每天早饭还是周末逛街,那不是他想要的情侣的生活,他说他被束缚住了,像是在笼子里,他说厌烦了……他说烟火全部留给我,今天晚上把它们全部点燃,烟火散了就忘记他。你们说,他怎么可以这样……”

宿舍里比以往任何一天都安静,大家围在一起坐着,敏歌也不哭了。

11.50

“走,我们去放烟火。”敏歌站起来,抱起所有烟火。

三个女孩顺从地跟着敏歌上了天台。

“你们别摆着那张脸给我看,我没事,刚才哭够了,等到放完烟火,一切就过去了。”敏歌说完,又看看表:“时间快到了,你们快去拿烟火。”

山茶拿着打火机,把其他三个人手里的烟火一根一根点燃。

火药被点燃,嗖嗖飞上天,迅速散开成一朵一朵绚丽的花。

对面宿舍也趴在窗边看烟火,十二点的时候敏歌开始尖叫,对面宿舍的男孩子吹口哨,女孩大声吼新年快乐。


晚上山茶躺在床上想敏歌说的话,她说烟火散了,她就什么都不想,男孩那么多,何必在乎他一个,她敏歌怎么会输在一个男孩身上。

山茶又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怎么会输在一个男孩身上。


山茶一直要强,无论初中高中都不准自己落后,学习生活样样如此。

山茶的要强,居然在一个陈轲身上全部丢掉了。

山茶突然觉得委屈。

这一次,她真的哭出来了。


山茶在元旦这天睡了懒觉,起来已经是9点。

山茶刷牙的时候仍然往楼下的长椅那边望了一眼,一个人也没有。

山茶又想到陈轲。

也该谢谢他,这一学期为了他没少烦心,也是如此成绩提上来不少,对电视台什么的也更加了解,工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要是没有陈轲,自己也不会改变这么多吧。

最重要的是,山茶明白要怎么去喜欢一个人。

猜来猜去,心理面不好受的是自己。

不过,暗恋就是这样吧。

谢谢陈轲,让她第一次感觉到恋爱的滋味,酸酸甜甜,一个味道也少不了。

吃早饭的时候,山茶觉得,她已经完全不喜欢陈轲了。


期末结束,寒假。

山茶越来越喜欢这里长草也长迎客松的山,喜欢有雪有光秃秃树干的冬天,但是山茶要回家,家里的山茶花肯定又开了,而且,她要给敏歌她们带有山茶花香的茶叶。


评论(5)
热度(21)

© 瑾蓠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