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苔

       大人不准小孩子靠近水渠,一般采用恐吓的手段。大姨跟我说,水里有水鬼,专门拉靠近的小孩子脚腕。别的家长仿佛都这么说——小孩子聚在一起讲神啊怪啊的,总是说的差不多,偶尔还信誓旦旦加上:“我认识的谁谁谁,就是被水鬼拉下去了,被水鬼拉下去的人,还是水鬼,还要拉别人呢。”
       自己脑补的水鬼形象,深绿色,带着点黑,带着点臭气,头发很长,像《再别康桥》那一句“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如今想来,估计是青苔的作用。自小不喜青苔,生存环境极不挑剔,不仅晦暗还打滑...

+

天下聪明第一阿花花和阿花是傻子

“呐,我们,在一起吧。”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你暗示的那些我都明白,当初和你绕来绕去,是故意的。”
“你怎么不说话?”
“这个账号,是不是为了我练的?”
“你好几天没上线了,再过几天,我怕我们的羁绊勋章就没了。”
“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喜欢我?”
“那个,如果你不喜欢我,能不能,能不能以后,不要对我这么好……”
“我不是铁石心,我也会愧疚的。”

阿花看着接近满级的游戏账号,翻出好友列表,向暗着的头像,一个字一个字认真拼好,一个标点都不愿出错。

“明明知道不会再遇见的人,偏偏后知后觉动了心。我是个傻瓜吧……”

头像突然亮了。
“我说‘天下聪明第一阿花花’,你名字不傻,可你人傻。”

阿本最近忙的不可开交,...

+

时间呼啸过楼宇之间狭小的缝隙

墙瓦一寸一寸

逐渐显露出斑驳的样貌

大雨过后青苔来不及生长

就被钢筋与水泥覆盖

阳光穿过玻璃

向上映着天空

向左映着来不及改变的斑驳


所谓

人们狭裹在时代的浪潮之下


你看行色匆匆的人啊

他们在焕然一新与斑驳之间奔波

从来不曾停下


+

阿本|月亮

阿本最近总是想起阿花来。

阿花最近不大联系他了,肯定又是找了新男朋友。

女大不中留。
阿本叹了口气,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又圆了呢。

————————————
“阿本,你看今天晚上的月亮又圆又大,是不是中秋节到了呀?”

“我妈妈跟我说,月亮上有嫦娥,她养了好多兔子呢。”
阿本正在写美术作业,今天老师让大家画兔子,于是阿本想起来月亮上也有兔子,于是阿本答非所问。

“我知道!月亮上还有嫦娥!她偷了仙药的!”
阿花瞄了瞄阿本的画:“呐,阿本,你这个兔子就很像月亮上来的,送我嘛送我嘛,我想要月亮上的兔子。”

“你又想我帮你写美术作业,我才不要呢!”
阿本连忙捂紧自己画了一半的兔子,上次阿花抢他作业的情景...

+

霓虹之下,哪一寸是月光
还没来得及记住故乡,就把故乡变他乡

+

我想读出你那种局促感,就像你面对我的时候一样。
扭扭捏捏,但是满眼写着欣喜。

+

梦见你的时候
想光明磊落

想掩着藏着
被你的精明识破

+

看不见叶子一片一片落下来,南方总是永远充盈绿意。以前语文课本上学“一叶落而天下知秋”,怎么也套不进来。

江城,每时每刻都有叶子落下,红色的,青色的留在枝干上。四季更迭与它素来无关,就仿佛生于这世界,却扎着异世的根。

这世界上总是存在着一些我们谓之超然物外的存在,但是一草一木,一花一鸟,甚至我们,也不过都尊从一种法则行事,基因简单粗暴地让我们活。大家活着,单单人类滋生出复杂的情感。
情感被倾注到叶子,被倾注到树枝,被倾注到四季轮回,于是万物皆有灵,于是万物有灵且美。

于是万物皆馈赠慷慨。
你看,一叶落而天下知秋,区区八个字,就要人流连许多年。

冬天总要来,江城叶子仍旧长青。
我总要离开,可能无...

+

也曾想仗剑闯江湖
如今只想偏安一隅侍花弄草

其实无论哪一种
都怕是会饿死吧

+

无标题

写在开头
这几天过的有些茫然。就是处于“自己可能是个傻子吧”这种状态,于是就有了这样逻辑混乱的产物。
嗯,要调整,要努力向前看。
要不那么敏感。
以下正文。

真的懒得要死

总有这种时候,和一种叫“懒惰”东西纠缠的时候。
冠之以“拖延症”、“周一综合症”等等。

其实也不能将无所事事全部怪在“懒惰”,毕竟人固有一懒,它也不是故意要来的,只是恰好这个时代不欢迎——称之为生不逢时。要是在某个崇尚懒惰的地儿,大家天天摊开肚皮晒太阳,比谁肚子里书多,多好玩——可能,大家连肚皮都懒得摊开,那么一歪,嘿,就这么着了,连眼睛都不睁——这简直懒到家了。

一般情况下,懒惰把自己塞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被子,手机,电脑,太...

+

我啊


一怕光啊
就失眠

+

空气在杯口挤出小水珠
冷清清
一层一层
不像叶子上干净的露
还有花瓣上有香气的灵魂
所以
要抹去它
让它和下面的水交融
暖呼呼
安安静静
最后再变成空气

+

我啊
终于也到了能听懂某些歌词的年纪

可是啊
这些句子
其实一点也不想明白

+



看废墟都干净

你还站在原地

+

唱悲喜给你听

听这一地的尘埃


你别哭

你若哭了

我也分不清楚欢喜了


唱悲喜给你听

听这一地的枯骨


你别笑

你若笑了

我也分不清楚悲凉了

+

愿不负初心

+

© 瑾蓠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