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读出你那种局促感,就像你面对我的时候一样。
扭扭捏捏,但是满眼写着欣喜。

+

梦见你的时候
想光明磊落

想掩着藏着
被你的精明识破

+

看不见叶子一片一片落下来,南方总是永远充盈绿意。以前语文课本上学“一叶落而天下知秋”,怎么也套不进来。

江城,每时每刻都有叶子落下,红色的,青色的留在枝干上。四季更迭与它素来无关,就仿佛生于这世界,却扎着异世的根。

这世界上总是存在着一些我们谓之超然物外的存在,但是一草一木,一花一鸟,甚至我们,也不过都尊从一种法则行事,基因简单粗暴地让我们活。大家活着,单单人类滋生出复杂的情感。
情感被倾注到叶子,被倾注到树枝,被倾注到四季轮回,于是万物皆有灵,于是万物有灵且美。

于是万物皆馈赠慷慨。
你看,一叶落而天下知秋,区区八个字,就要人流连许多年。

冬天总要来,江城叶子仍旧长青。
我总要离开,可能无...

+

也曾想仗剑闯江湖
如今只想偏安一隅侍花弄草

其实无论哪一种
都怕是会饿死吧

+

无标题

写在开头
这几天过的有些茫然。就是处于“自己可能是个傻子吧”这种状态,于是就有了这样逻辑混乱的产物。
嗯,要调整,要努力向前看。
要不那么敏感。
以下正文。

真的懒得要死

总有这种时候,和一种叫“懒惰”东西纠缠的时候。
冠之以“拖延症”、“周一综合症”等等。

其实也不能将无所事事全部怪在“懒惰”,毕竟人固有一懒,它也不是故意要来的,只是恰好这个时代不欢迎——称之为生不逢时。要是在某个崇尚懒惰的地儿,大家天天摊开肚皮晒太阳,比谁肚子里书多,多好玩——可能,大家连肚皮都懒得摊开,那么一歪,嘿,就这么着了,连眼睛都不睁——这简直懒到家了。

一般情况下,懒惰把自己塞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被子,手机,电脑,太...

+

我啊


一怕光啊
就失眠

+

今天和室友聊到同桌。
突然就想起来初二有这么一位同桌。

他说正在写一本武侠小说,以班里同学为背景。
“本来不想写到你的,可是这样你会很可怜,所以还是写了哟。”
……
“你是故事里面最大的反派哟,美艳绝伦,长发飘然,但是因为太坏了,所以死的很惨,你看你看,我想了好几种死法,你觉得如何?”
……

他是个话唠,总是不分时候挑起话头,想象力十足。
他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有一点不想同桌的同桌。

现在想起来,提起他,除了能让我的室友们开怀大笑之外,也许能让我想起他的脑洞,怕是个黑洞。

+



看废墟都干净

你还站在原地

+

唱悲喜给你听

听这一地的尘埃


你别哭

你若哭了

我也分不清楚欢喜了


唱悲喜给你听

听这一地的枯骨


你别笑

你若笑了

我也分不清楚悲凉了

+

心血来潮把平仄修正了

感觉意思也变了

后一张是最开始的那一版

算是要自己一直难过到现在的人吧

物是人非

再见面可能还是会心跳加速

然而会变得更加清醒吧

不恼谁也不怨谁

不过是相识太早又偏偏自己念旧

这么多年一直忘不掉

+

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大概可以是

我相信现在有一个你

同我一起相向而行穿梭人海

宁愿错过一百个让你欢喜的天气

只为让我少走一步然后遇见你

+

你有没有敲着键盘

突然被灵感追上的时候

就像玻璃球掉在木地板上

啪嗒啪嗒

清清脆脆

你追不上

它躲在阁楼

而你惧怕那尘埃

+

星期天淋着运动场的毛毛雨

星期三披着湖边暖呼呼的太阳

这就是约定了吧

+

© 瑾蓠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